Commissioned work 2018
for The House of Hong Kong literature

In response to a Chinese modern poem, creating a spatial experience trapped in time with smell of incense and repetitive flickering shadows of water on a round table resembling a clock.

無何有之香

香,有來自天然草木,也有從自然提煉各種香料,把香氣賦型為具體之物。香,亦如香港,其暗香幻滅難辨,實甚悲沉。香,歷來在文字符號系統中都借代女性,從女性視角,摸索幻化的身體。本展提出「氣味 /焚香」、「香港」、「女性」幾個角度,進行文學與視藝對話。一種現代以至極其當下的立足點,讓「香」這遠久輕幻主題再作生成變化。

策展人﹕鄧小樺(文學部分)|  石俊言(視藝部分)

參展藝術家: 張愛玲 ─ 倪鷺露 | 曹疏影 ─ 鄭志堅 | 陳暉健 ─ 許思樂

主辦﹕香港文學館
資助﹕香港藝術發展局





(文本)
沉淪 - 陳暉健

點香,昨晚妳領著我走過的密室,據說已頹圮敗瓦。
可是妳還是很喜歡,喜歡得想撿拾其中一件殘骸。
我問燃點的方法。妳切開一個橙,說剛剛突然產生了切開一盞燈的幻覺。

送酒不能、舐舔不能,妳堅持說會找到吞噬方式。它有一份圓滿的血緣,以及割斷大動脈的銳利。

我們鋪桌布,妳把香從我的左肩運向右肩。我說,我還想刺一個青,妳說妳也很想欺騙一群人,用那霧的形狀。

我們在密室放下12個源頭,每個源頭一支香。妳想開窗,我想躺下。香想盡快死亡。只要是鮮活的,都香得離譜。

夢話說多了,不如在夢中搜刮活過的地方。不如我刻意挑釁,不如妳走妳的陽關道。「西出陽關無故人」,妳說妳也有故人的香味,就種在全身失去敏感度的地方。

可不可以稍稍期待左肩的災難,可不可以滿室香霧纏繞時,我們就生火。我問下場,妳說下場是一座城市回歸,起點就是這間密室。

沉香屑,做剩餘與廢物,打勾勾,「故人西辭黃鶴樓」。


Installation view